金沙总站:国产大型水陆两栖飞机AG600水上首飞三大看点

金沙总站 3

AG600飞机又名“鲲龙”,是目前世界上在研的最大的水陆两栖飞机,甫一问世就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。作为“鲲龙”最重要的机载系统供应商之一,航空工业南京机电为其提供了前轮转弯系统、气源与环控系统、压力加油系统等四大系统及核心产品,总计78项成品,1000余种管道和自制零件。南京机电AG600团队由30余名成员组成,涉及项目、研发、制造等多个部门。在AG600飞机的研发、试验和首飞过程中,团队全体成员牢记使命,齐心勠力,为AG600飞机的研制工作做出了突出贡献。

新华社武汉10月20日电
题:会“游”的飞机、会“飞”的船——国产大型水陆两栖飞机AG600水上首飞三大看点

黄辉:技术开拓者 团队领路人

新华社记者 皮曙初、胡喆、李劲峰

2017年12月24日,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,AG600飞机在经过短暂的滑跑之后,腾空而起,飞上云霄。“鲲龙”首飞成功了!珠海金湾机场成了一片欢腾的海洋,人们眼中饱含着热泪,激动地挥舞着手中的国旗,齐声高唱《歌唱祖国》。

金沙总站 1

虽然已时隔半年,但每当回想起当天的情形,黄辉还是会忍不住心潮澎湃。作为南京机电民机项目总工程师,黄辉为“鲲龙”投入了太多的心血。终于能够亲眼目睹“鲲龙”以昂然的身姿遨游云海,此情此景,让他的心情如何能够平静?

金沙总站,10月20日,“鲲龙”AG600滑向水面准备起飞。当日9时05分,国产大型水陆两栖飞机“鲲龙”AG600在湖北荆门漳河机场成功实现水上首飞起降。新华社记者
程敏 摄

南京机电作为AG600最重要的机载设备供应商之一,黄辉深知责任重大,他常常告诫团队:“既然身为一名民机人,就要为我国民机事业而奋斗。”

“鲲能化羽垂天,抟风九万;龙可振鳞横海,击水三千。”

在技术上,他既有大胆创新的魄力,也不缺严谨认真的态度。在方案设计阶段,他带领南京机电科研团队,在国内大型民用飞机机载机电系统研发经验不足的基础上,总结经验,大胆设计,缜密论证,通过与主机进行多次联合定义,制订了切实可行的设计方案,在多项系统级研发上填补了行业空白,在多项关键技术上取得重要突破。在首飞试验阶段,他带领南京机电首飞保障团队,驻守试验现场长达数月,及时处理试验中暴露的各种问题,为“鲲龙”成功实现陆上首飞做出了突出贡献。

20日,中国自主研制的大型水陆两栖飞机——“鲲龙”AG600在湖北荆门漳河机场成功实现水上首飞。

在团队建设方面,他不但授人以鱼,更注重授人以渔。每当产品出现问题,众人焦头烂额百思不得其解之际,只要黄辉出现,大家就有了主心骨,因为他总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。更让大家感动的是,黄辉不只是帮助设计员解决当前的问题,更会以问题为契机,引导大家学习和探索解决同类问题的思路,使团队成员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不断得到成长。“型号成功我成才”,在黄辉的带领下,不但产品越来越好,整个南京机电民机团队也变得越来越成熟自信。

至此,中国大飞机终于迈出“上天入海”完整步伐,建设航空强国轮廓愈发明晰。

石小龙:运筹帷幄中 奔波千里外

乘风破浪:“鲲龙”击水需要迈过几道坎?

时刻电话不断,上个电话还在通话中,下个电话就已经打进来;每天奔波于研究部、加工厂和试验室之间,不是在开会,就是在去开会的路上;每个月都要出差好几次,经常接到一个电话,下一秒就拎起电脑包直奔机场,乘坐红眼航班成了家常便饭。这是南京机电AG600项目经理石小龙的工作常态。

高速滑行、腾空而起,轻缓入水、水花朵朵。在大家的期待中,“鲲龙”AG600继成功完成陆上首飞后,乘风破浪,在水上交出一份亮眼的首飞答卷。

作为南京机电AG600项目的大项目经理,石小龙负责整个项目的计划和进度。AG600项目涉及机上四大系统、78项成品、超过1000种管道和自制件,横跨多个系统部。时间紧、任务重、难度大、问题多是AG600项目的真实写照。

“‘鲲龙’是目前世界上在研最大的水陆两栖飞机。”AG600飞机总设计师黄领才介绍,尽管去年底“鲲龙”已在珠海顺利陆上首飞,但对于一架水陆两栖大飞机而言,必须经历水上首飞起降考验,才称得上水陆两栖。

面对系统级机电产品研制涉及的人力物力资源庞大、技术复杂、研制周期长的局面,石小龙主动出击,严格把控,通过多级计划、分层考核等手段,综合运用看板管理、甘特图、风险会议等管理方法,对项目管理体系进行不断的改进和优化,取得了显著成效。作为南京机电民机产业的龙头项目,AG600项目管理水平的提升,对整个企业的项目管理能力提升起到了示范效应。

金沙总站 2

在石小龙的统筹规划和科学组织下,在全体团队成员的共同努力下,AG600项目各项工作顺利开展。2017年底,经层层选拔,AG600团队获得南京机电“创新团队奖”。

10月20日,“鲲龙”AG600在水面低空飞行。新华社记者 程敏 摄

程亚玲:蕙心亦兰质 何曾让须眉

世界上目前能研发水陆两栖大飞机的国家寥寥,关键的水上起降都处于技术封锁。“鲲龙”水上首飞至少面临三大难关:

作为AG600项目的质量经理,程亚玲主管着数十项成品,每一个产品的交付都要经过她的检验把关。此外,她还要负责接受来自局方和主机的质量审查。自从2015年主管该项目以来,加班加点成了她的家常便饭。

——涉水关。岸上是飞机,水面是大船。机身、翼展与波音737差不多,起飞重量达到50多吨的大飞机,在水面时如何保证机体结构不漏水;相对于30节左右船速,AG600水面起飞速度达到100节,水面对船底结构产生巨大压力;水面风力、波浪影响下,飞机状态是否稳定,操纵系统是否正常,都是巨大考验。

2017年5月,主机对某型控制盒进行了设计更改,软件需要升级。由于飞机总体试验进度安排非常紧急,时间节点不允许把产品返回南京进行升级。当时恰逢端午假期来临,她丝毫没有犹豫,协调好内部人员,列出需要准备的资料、设备等,随即于端午节当天赶到珠海开展工作。外场挂签本来就面临许多困难,再加上相关资源受限,使得挂签工作更加雪上加霜。面对困难,她迎难而上,通过多种途径和主机以及局方积极沟通,终于使产品顺利获得了适航标签,保证了飞机的总体试验节点。

——操作关。相较于陆上飞行,水上首飞使用起落架滑跑起降不同,水上起降依靠船体在水面滑水起降,除了水面环境影响以外,船体和飞机本身的气水动特性都需要飞行员反复练习并准确掌握。特别是离水和着水姿态的掌握,比陆上起降的离地和接地难度大很多。

黄辉、石小龙、程亚玲只是南京机电AG600团队的缩影,在这个团队中,还有许多和他们一样的奋斗者在默默为AG600飞机以及我国民机事业不懈努力着。这个年轻的团队,也正在与南京机电其他攻坚团队一起凝心聚力,为中国的大飞机翱翔蓝天、为建设新时代航空强国而砥砺前行。
来源:中国航空新闻网

——适航关。作为一架民机,必须获得国家民航主管部门颁发的适航证,才能开展飞行活动。AG600是国内首次开展水上特许飞行适航审查,相关参考资料和工作经验相对匮乏。加上全机设备国产化率高,不同标准之间适航审查难度高。

在前期密集试验基础上,“鲲龙”在荆门漳河水库上进行10余架次的低、中、高速滑行。通过实时监控验证飞机气水动操纵性、稳定性和水密性能,飞机各系统工作正常、稳定,飞行机组由此熟悉并掌握AG600飞机的水上滑行及起降特性。

同时,AG600飞机研制团队开展大量针对性试验和分析评估工作。评审365项试验及分析任务后,民航局上海适航审定中心集中审查颁发水上首飞特许飞行证。水上首飞试飞大纲、水上首飞技术质量和放飞评审……一系列准备工作完成后,AG600已迈过所有门槛,静待水上首飞。

金沙总站 3

10月20日,“鲲龙”AG600在水上滑行。新华社记者 程敏 摄

“报告,AG600成功完成水上首飞任务!”首飞机组简短、有力的汇报声音,让首飞现场再度成为欢庆的海洋。

航空工业通飞珠海基地总经理、AG600项目副总指挥赵静波说,水上首飞特别顺利,监测数据与理论计算情况基本一致,标志着“鲲龙”已完全具备水上起降能力,真正成为“会‘游’的飞机”和“会‘飞’的船”。

“AG600大型水陆两栖飞机这次验证了水上起飞、空中飞行、水上降落能力,圆满完成了水上首飞重大里程碑科目,在研制进程中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。”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谭瑞松说。

救援灭火:大型水陆两栖飞机用途几何?

汲水快,灭火面积大。船体部分有4个水密箱,滑行中一次最多可汲水12吨,最快仅需20秒;抵达火场时可在距离树梢30米到50米高度投水,单次投水救火可覆盖近10个篮球场大小面积。

Leave a Comment.